字体
关灯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怎么了怎么了?”王妈老远就听到了这阵剧烈的动静,几乎是一路小跑着跑进餐厅里的,然而才走到门口,她便惊呆了,怔怔的看着气氛诡异的一男一女,半点声音也不敢发出。

    王妈虽然年纪大了,眼睛却仍旧很清明。

    此时此刻,沈如意正斜躺在冰凉的地板上,衣服皱巴巴的,青丝飞绕,一张清秀的小脸涨得红彤彤的。她的身旁是碎裂的酒瓶和溢出来的洋酒。而季世则是伫立在餐厅的中央,面朝门口,背对着沈如意,他的脸色也好看不到哪里去,目光淡漠的扫视着外头开得正盛的夏花。

    王妈觉得这画面有点不太对劲,平时少爷对沈小姐宝贝的紧,别说是摔着了,就是不小心被门给夹到手指,都会心疼得紧张兮兮。

    很显然小两口是吵架了。

    王妈还是第一次遇到两个人闹得这么凶,季世的性子她最了解,无非就是刀子嘴豆腐心,别看这会儿他冷峻得跟个雕像似的,恐怕心里是早就在滴血了。

    王妈小心翼翼的走进来,作势就要去扶沈如意:“沈小姐……”

    “王妈,你就这么空吗?”一直站在那边的季世冷不防的冒出一句话,他慢条斯理的整理着衬衫的袖口,侧颜俊美得如同是神话中的宙斯,虽然如此,然而他嘴里说出的话却是刁钻而冰冷的,“别墅里的垃圾也该收拾收拾了,既然你这么空的话,那就把别墅好好的打扫一遍吧。”

    就算王妈再怎么愚钝,也听出了季世的话外之音。季世的意思是,让她别去管沈如意,做好自己的分内之事就好。

    王妈为难的维持着弯腰的姿势,又担忧的看了一眼沈如意,坐在地上的沈如意吸了一口气,眼睛都红了,一副泫然欲泣的模样,王妈看了真是心疼不已。

    好在季世也没有难为她,说完那句话之后,便一言不发的走出了餐厅。

    没一会儿,院子里就响起了汽车发动的声响,然后伴随着一阵急促的轰鸣声,跑车很快开出了龙鼎别墅。

    沈如意就这样一言不发的坐在地板上,眼泪一直往下掉。

    王妈手忙脚乱的蹲下来,一边伸手去搀扶她,一边宽慰道:“沈小姐,快起来快起来,虽然现在是八月天,但是地上挺凉的,对身子不好。”

    沈如意身姿不稳的起身,哽咽着向她道谢:“王妈,谢谢你……”

    王妈听见她连嗓子都沙哑了,手腕上还流淌着滚烫的鲜血,不由越发觉得心痛,忙把沈如意安置在沙发上:“沈小姐……你看你的手都流血了,要不要我带你去医院看看?”

    “不用。”沈如意有气无力的摇头,显然是还没缓过来,“王妈,你不用管我。我自己可以处理伤口。”

    “这……”王妈不放心的扫了一眼她,她那张本就白皙的脸因为刚才的那一场争执而显得益发的苍白,宛如是一张泛白的白纸。

    王妈还从没见过季世和沈如意吵过架,平日里的那些小打小闹不过就是情侣间的打情骂俏罢了,而这一次的情况和之前都不同。王妈无奈的长叹一口气,只好站起来:“那……我替你去把药箱给拿过来。”

    “谢谢。”沈如意抿了抿薄唇,神情恍惚的说出两个字。

    王妈摇着头,走到了柜子前翻动了一遍,然后才猛地想起来上次药箱被季世给带到了二楼,于是当下就朝二楼走去。

    走到二楼的时候,王妈忍不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