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第十五章

    叶长生和贺九重从车站出来的时候已经将近十点了,正准备坐车就近找一家餐饮店吃点东西,等车的时候视线一瞥,却看到了旁边地上散落的几张寻人启事的单子。

    单子上是个约莫十岁大小的女孩儿,扎着个羊角辫,缀着精致蕾丝的泡泡裙将女孩装扮得如同一个可爱的小公主。

    “最近A市也不太平啊?”贺九重见叶长生矮身坐进出租车,将那单子随手放到了一旁的座位上,对着司机笑眯眯地突然开口问了一句。

    司机透过后视镜瞥了那单子一眼,叹着气道:“可不是,这都已经是这个月第五个丢的孩子啦,听新闻上说是在少年宫上舞蹈课回来的时候被人贩子抱走了。这找快了一个月了,看样子也是没什么希望了。”

    叶长生没作声,只是看着那单子上公主似的小女孩若有所思。

    下了出租车随便找了家大排档对付了一餐,付完钱正准备再找个饭店歇歇脚,还没走几步,却听到后面突然有孩子脆生生的声音传了过来:“大哥哥,等一下,你的钱掉啦!”

    叶长生微微停了停步子,回过头,便见一个扎着羊角辫的小姑娘手里攥着两张粉色的钞票小跑着追过来,她身上粉色的泡泡裙随着跑动的幅度微微起伏着,一双黑溜溜的大眼睛里闪着明媚的笑意:“喏,还给你。”

    叶长生蹲下身子将视线与那个小姑娘齐平,他看着小姑娘灵动的笑脸,好一会儿,伸手将那钱接了回来,然后轻轻揉了揉她的脑袋,笑眯眯地道:“都怪哥哥丢三落四的,幸好有你,要不然哥哥晚上都没钱住店了。”

    小姑娘被表扬了似乎是有些害羞,她眨巴着眼有点腼腆地道:“我爸爸教我的,说好孩子就要乐于助人、拾金不昧。”

    叶长生笑了笑:“你爸爸把你教的很好。”

    小姑娘听到这个话更开心了,她仰着脸笑着向叶长生挥了挥手,脆生生地道了一句“大哥哥再见”,转过身,便朝着远处跑远了。

    贺九重垂眸瞧着蹲在地上,侧脸看上去有几分沉冷的叶长生,淡淡地道:“那个小姑娘是还不知道自己已经死了?”

    叶长生缓缓地站起来,看着手上的两张冥币,又慢慢地将那两张冥币攥紧揉皱了握在手心,一双黑色的眸子颜色有些沉:“小姑娘身上没有怨气,做不成厉鬼。今天是她头七,家里人牵挂得厉害了,所以才能暂且让她聚了形。”

    贺九重望着那个女童消失的方向,慢悠悠地开口道:“她脖颈上有勒痕,身上有被虐待过后留下的烫伤和青紫,明显不是正常的死法。”

    叶长生偏头望他一眼:“你想说什么?”

    贺九重对上他的视线,扬扬眉:“你脸上刻着‘想要多管闲事’六个大字。”

    叶长生皱皱眉头:“她可没跟我做交易!”

    贺九重继续望着他:“所以?”

    叶长生抓抓脸,愁眉苦脸:“没人给钱的!你知道在A市多留几天要再倒贴多少住宿费吗?这可是个亏本买卖!”

    贺九重好整以暇:“那么?”

    叶长生长叹一口气,终于举了白旗,讨好地凑到贺九重身边,亲昵地蹭蹭他:“那么,遇到危险你会保护我的对吗?”

    贺九重向前迈了一步,拉开与叶长生之间的距离,似笑非笑。

    叶长生赶紧快走两步跟上去,絮絮叨叨:“我是说真的,你不告诉我你的名字也无所谓了,但你千万要跟紧我啊,我的命就交付给你了,你知道事情的严重性了吗亲爱的?”

    贺九重终于不胜其烦:“如果你现在闭嘴的话。”

    叶长生站直了,立刻做了一个给自己的嘴缝上拉链的动作。亦步亦趋地跟在贺九重身后走了一会儿,那头举举手,忍不住还是开了口:“最后一个问题。”

    贺九重侧眸瞧着他。

    叶长生眨了下眼,认真地道:“你知道晚上我们预定的宾馆究竟在哪吗?”

    贺九重:“……”

    最后的最后,折腾了一阵还是找不到路的叶长生终于放弃抵抗,拉着贺九重又奢侈地叫了一辆出租车,好不容易用自己的身份证取了房卡,再通知没有身份证的黑户偷渡者贺九重悄悄潜入定好的房间,直到将近十二点了,两人才终于能够坐在床上好好地休息一会儿。

  &n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